当前位置: 主页 > www.jtx3888.net >

世界足坛50大德比战(50-41):激怒对手的方式竟然还可以这样

时间:2019-09-11 19:0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维多利亚中场普雷托曾采取了一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刺激巴伊亚的球员。比赛中,佩雷托告诉巴伊亚球员佩雷拉,表示自己睡了他的妻子,被激怒的佩雷拉最终被罚下场。]

  足球是一项充满竞争的运动,各支球队需要在联赛和杯赛上与对手竞争。但胜利的感觉总是不一样的,战胜德比对手带来的快感无疑要享受得多。外媒FourFourTwo就为我们盘点了世界足坛50大德比对手,今天为大家带来第一部分的内容。

  其实谢菲尔德的第一场德比早在1860年就发生了,不过这场德比交战的双方是哈勒姆以及早他们三年成立的谢菲尔德FC。但我们所熟悉的发生在谢菲尔德联和谢菲尔德星期三之间“钢铁德比”直到1890年才真正到来,而这组德比对手也堪称国际足坛最平分秋色的对手,在他们的交锋史上,谢菲尔德联取胜49场,谢菲尔德星期三取胜48场,两支球队战平45场。

  两支球队最引人注目的一场对决发生在1993年的足总杯半决赛,最终谢菲尔德星期三通过加时赛在温布利艰难地2-1击败同城对手。此外,这两支球队的对决一直都保持在一个很高的水平,在他们的116次联赛交手中,只有4次是发生在英格兰第一和第二级别联赛之外。董子健在哪个节目上曝与孙怡接吻圣地?双方的敌意在2017-18赛季再次点燃,不过这已经让两队的球迷们等了五个赛季之久。

  在玻利维亚最大的城市圣克鲁斯,每当德比战到来的时候,你都能够看到满天的烟火。也许布鲁明和东方石油队这两支队伍在玻利维亚国内远不如玻利瓦尔和最强者队成功,但毕竟布鲁明也拿到过五次联赛冠军,东方石油也有四次冠军加成。至于两支球队的不和,你从他们的名字中就能够看出端倪,布鲁明(blooming)代表着青春的气息,而东方石油则是由当地的石油工作者们所创建的。

  在双方2008年的一场交锋中,东方石油队的球员马塞洛-阿圭雷在进球后跳起了“野鸡舞”,这个带有挑衅意味的庆祝动作最终造成三张红牌和一场大规模骚动,连警察甚至都出动了。不过在一年之后,布鲁明就完成了“复仇”,他们的球员塞尔吉奥-霍雷古伊用一脚类似中国功夫的动作飞踹了东方石油球员莱昂纳多-梅迪纳的面门。最终两名球员都被罚下场,霍雷古伊甚至因此遭到了禁赛9个月的处罚。虽然在双方的交手战绩中东方石油处于领先地位,但在1994年,布鲁明却以5-0的比分大胜同城对手。值得一提的是,那场比赛因为球迷入侵而导致最后20分钟没有踢完。

  沿着5号州际公路从波特兰伐木者的主场走到西雅图海湾人的主场,你需要走173英里才能到达,但他们在美国北部已经算得上是“邻居球队”了。要知道同处西区的温哥华白帽和休斯顿迪纳摩之间甚至有2400英里的距离。从1975年开始,波特兰伐木者与西雅图海湾人的交锋跨越北美足球联盟、西部足球联盟和美国足球联赛,而当2011年波特兰伐木者加入MLS之后,两支球队间的火药味变得更足了。

  两支球队的对决总是联赛里最引人注目的比赛,同时也是上座率最好的。但在比赛中,双方却很少出现暴力行为,球迷们更多时候会通过唱歌或者拉巨型横幅的方式表达对对手的厌恶。2011年,这组对决甚至上升到了“政治层面”。波特兰市长山姆-亚当斯曾与西雅图市长麦克-麦金打赌,而当他的球队输掉比赛之后,山姆-亚当斯和他的部下不得不一整天都戴着死敌的围巾出现。

  里昂和圣埃蒂安两队相距30英里,他们的第一次交手发生在1951年。两支球队也代表着这座城市的不同阶级,圣埃蒂安代表着这里的蓝领工人阶级,里昂则象征着白领管理阶级。

  在两队最初的对抗中,圣埃蒂安占据着上风。在1957年到1981年间,圣埃蒂安拿到了10次联赛冠军,1969年球队7-1大胜里昂,还在1976年闯入了欧冠决赛。不过此后圣埃蒂安的表现逐渐趋向低迷,里昂则开始崛起,从2002年开始,里昂在法甲完成了不可思议的7连冠。近几年两支球队都在争夺欧战席位,这也让这对老对手的对决产生了新的气息。

  纽维尔老男孩和罗萨里奥中央是阿根廷顶级联赛的常客,两支球队都位于阿根廷第三大城市罗萨里奥。值得一提的是,两支球队都有各自的超级球迷:梅西是纽维尔老男孩的死忠,切-格瓦拉则是罗萨里奥中央的球迷。

  两支球队的敌对情绪在上世纪20年代逐渐变浓,事件的起因是当时罗萨里奥爆发了麻风病毒,当地的医院请求两队踢一场友谊赛来募集资金,但罗萨里奥中央却拒绝了这个请求。纽维尔老男孩的球迷因此将死敌球迷标上了“无赖”的标签,而罗萨里奥中央则以“麻风病患者”的绰号予以回击。

  此前在西班牙人、马德里竞技和利物浦效力过的阿根廷边锋马克西-罗德里格斯回国后效力于纽维尔老男孩。2015年,罗萨里奥中央球迷在罗德里格斯的祖母家附近撒满了子弹,还在墙上写下了威胁性的话语。

  其实双方的关系一直就没和睦过。1974年,在Metropolitano championship的决赛中,纽维尔老男孩逆转战胜罗萨里奥中央夺冠。但在比赛中,出现球迷入侵球场的意外,比赛甚至被迫中断。

  巴斯克德比总是很有意思。毕尔巴鄂竞技的球迷有很多都是港口的工人阶级,而在旅游胜地塞巴斯蒂安的相对高收入群体则是皇家社会的球迷。不过时至今日,毕尔巴鄂竞技的球迷对于球队只选择巴斯克球员的传统感到骄傲,毕竟皇家社会在上世纪80年代末就舍弃了这一传统。

  虽然毕尔巴鄂竞技和皇家社会在球场上是死敌,但在面对共同的敌人,也就是当初的马德里政府时,他们却也能很好地团结在一起。弗朗哥统治时期,展示带有当地地方特色的旗帜或者物品被看做是一种犯罪。但在弗朗哥去世仅14天之后,两支球队的队长就在德比战中一起骄傲地挥起了巴斯克的旗帜。

  这支埃弗顿并不是我们熟悉的那支英超的埃弗顿,这支埃弗顿队位于比尼亚德尔马,是4次智利联赛冠军得主,但在2014年他们降级到了智利第二级别联赛。而这里所说的圣地亚哥流浪者也不是来自于圣地亚哥,他们是一支位于智利中部港口城市瓦尔帕莱索的球队(当地还有一支名叫瓦尔帕莱索流浪者的球队)。相比之下,作为旅游城市的比尼亚德尔马要更加富有,而由于两支球队都位于港口,所以这两支球队之间的比赛也被称为“港口德比”。

  埃弗顿球迷总是愿意回忆起1950年双方的一场一边倒的比赛,那场比赛他们以17-0痛击圣地亚哥流浪者。但圣地亚哥流浪者对于这场比赛并不认账,球队表示这场比赛他们只是派出了很多年轻球员出战,首发阵容甚至还没凑够11人,所以这并不能算是一场正规赛事。而有报道显示,由于伤病和犯规等问题,最终留在球场的圣地亚哥流浪者球员只剩六到七人。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3年双方的一场交锋中,圣地亚哥流浪者3-0取胜,但比赛中却共有五名球员被罚下场。而在两支球队在智利杯的一场交锋中,比赛还因为开赛前球迷间的冲突被迫延期。

  这两支球队的对决也是韩国两大电商之间的对决,LG拥有首尔FC,水原三星则归属于三星。但事实上两支球队之间的关系有些复杂。1996年,由于K联赛的迁移政策,LG猎豹从首尔搬到了12英里外的卫星城安阳。这里距离水原三星的大本营非常近。

  8年之后,虽然球迷们都在抵制,但最终LG猎豹还是搬回了首尔,球队也更名为首尔FC。这让水原三星球迷感到愤怒,他们并不愿意认可这支球队。但现在随着两支球队的成功,他们之间的比赛也成了K联赛的焦点大战。虽然两支球队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大规模的冲突,但你总能看到两队对抗的一些小细节。比如在2006年的一场比赛中,主场工作人员在比分牌上写客队球员的名字时用了超小的字号。不过说起来,这种行为还是挺幼稚的。

  巴西东海岸城市萨尔瓦多曾是奴隶交易的场所,也因此这里80%的人口都有非洲血统。而由于天主教和非洲信仰的融合,这里也产生了一种叫做马库巴(macumba)的神秘文化。所以在早期,当巴伊亚与维多利亚交手的时候,两队的首发球员们总会在赛前向神灵祈求,希望自己的球队能够取胜。但一位名叫普兰卡的主教练表示:“如果马库巴真的有帮助球队赢球的神奇魔力,那么每场比赛都该以平局收场。”

  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双方交锋的时候,维多利亚中场普雷托曾采取了一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刺激巴伊亚的球员。比赛中,佩雷托告诉巴伊亚球员佩雷拉,表示自己睡了他的妻子,被激怒的佩雷拉最终被罚下场,单纯的他在赛后还向媒体转述了佩雷托在场上和自己说的那些话。而当双方再次交手的时候,佩雷拉和佩雷托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比赛中愤怒的佩雷拉拳击佩雷托,再次被罚下了场。但这并没有消除佩雷拉心中的怒火,赛后他闯进了佩雷托的公寓,并用枪指着他的脑袋,被吓坏的佩雷托表示他所说的那些事并没有线年,巴伊亚球员比通哈因为在德比战中攻击裁判被罚下场,之后甚至被逮捕。出狱后他看到报纸上对自己的行为大肆谴责,忧心忡忡的他最终选择了自杀。而在1999年的一场巴伊亚州联赛的决赛中,两支球队因为德比战在哪座主场进行而互不让步,最终这场比赛没有进行,两支球队分享了最后的冠军。

  在拥有1700万人口和多支大俱乐部的莫斯科,最古老和最激烈的德比战当属莫斯科迪纳摩与莫斯科斯巴达之间的对抗。当然,这组对决的激烈程度与冠军奖杯的数量无关,毕竟莫斯哥斯巴达在2001年才赢得了他们的第一座联赛冠军,莫斯科迪纳摩则从1976年来就再未染指过联赛荣誉。但两支战绩都不算太出色的球队之间的对抗为什么会成为莫斯科最引人关注的德比?很大一部分是政治方面的因素。

  1922年,一群工团主义者成立了莫斯科斯巴达,一年后莫斯科迪纳摩成立,两支球队也迅速成了死敌。莫斯科斯巴达曾非常倚重斯塔罗斯金四兄弟的表现,但在1942年,他们因为“企图暗杀斯大林”的罪名而被拘捕。但莫斯科斯巴达的球迷们普遍认为这一切都是秘密警察拉夫伦蒂-贝利亚在作祟,要知道此人一直都保护着莫斯科迪纳摩。日后斯塔罗斯金四兄弟中的尼克莱-斯塔罗斯金从塞尔维亚集中营中回归并成为莫斯科斯达巴克主席,而由于过往的经历,莫斯哥迪纳摩成为他们的死敌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

客家高手论坛| 管家婆黄大仙挂牌| 四不像一肖中特图| 香港正版精准挂牌九肖|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开奖记录i| 香港管家婆六肖期期准| 海洋之家心水坛| 香港买马开奖结果| 香港正版挂牌论坛| 香港马会开奖历史资料|